一般的大學畢業生求職時,在終於確定 get the offer 的那個當下,應該都開心到想飛起來吧哈哈。
而這樣的心情在我身上持續了快兩周,從上周二塵埃落定、知道自己未來有地方去(?)後,我就一直覺得輕飄飄的——直到現在。
因為一眨眼地,上工報到日就到啦!是明天過後的這個禮拜一!(現實襲來之感)
(過去這周忙著開薪資戶、做勞工體檢啥的XD)
 

於是我想,應該要把自己的求職心得做個紀錄,趁我還記得熱騰騰的面試筆試在做啥、趁我還沒進公司被消磨熱情成為一個厭世的社畜之前。(笑)

 

說是求職心得,其實也只是兩家出版社的筆試面試心得而已XD

我在一月左右從大學畢業,從畢業前夕到過年前都在投履歷,投了近二十家出版社。
可能是我履歷太糟糕、人家也不想用菜鳥新鮮人,所以幾乎杳無回音 
只有兩間性質完全不同的出版社叫我去筆試和面試。

 

 

1. 工具書出版社 A

A 家主要的出版物都是什麼英檢參考書、黃金七千單字這類的,副牌則出版一些醫學和理財的工具書。
公司位於市區某舊商業大樓其中一層的小辦公室,放眼望去員工應該不超過 15 人。整體規模不大,有限的辦公空間也堆滿了一疊疊的樣書,稍嫌擁擠,冷氣冷到我後來渾身發抖(literally)。


筆試 2.5hrs
內容有:英文單字翻譯、中英文校稿、中翻英、英翻中、中文訪談潤稿、英文句子擴寫。
 

整體而言不太難,雖然英文單字程度大概就指考等級吧,我還是忘了幾個平常沒在用的。(救命ㄚ怎麼這麼廢
校稿部分有一兩個商用/會議用英語我還真的此生未見,例如「quorum」,意即「法定人數/投票場合中最低應出席人數」。其他都還行,就是一直debug,幫一些很奇葩的句子改錯。
翻譯非常簡單,句子擴寫也只是接續人物日常對話,這種練蕭威的英文我都寫得順手無比XDD

潤稿比較奇妙,題目是一個編輯訪談醫生的逐字稿,希望我將內容潤飾成方便讀者閱讀的篇章。
覺得蠻有趣的,有點像做會議資料整理、寫報導這樣,只是幾百字要全手抄所以很累 


筆試完後,人資竟然走過來面試?明明當初就沒跟我說要面試XD
但也還好,他只簡短跟我聊了 15 分鐘左右吧。
他感覺並沒有特別想了解我這個人,只介紹了一下他們的公司、問了一些關於我履歷上他好奇的部分(就是我自費出版同人小說這件事哈哈哈),然後問我有沒有想問的問題。

根據去年面試實習碰壁的經驗,我了解到當人資問你有沒有問題時,無論如何都一定要擠出問題來發問,不然就顯得你對這份工作沒有基礎認知或興趣。
於是我就問了一些聽起來很 promising 的問題XDDDD
比如工具書市場的飽和性、該出版社的編輯是否身兼採訪編輯之類的(因為筆試中的潤稿題就是編輯的採訪稿),甚至還問了工具書中文章敘述視角的小細節,結果就被人資稱讚說,我問了一個切中要點、從沒人問過的好問題(我大笑)。
 

噢,關於筆試,因為他們當下還在改,所以得隔天才知道結果。
但人資說他有看了一下,覺得我潤的稿非常有條理跟邏輯(???)
我始料未及啊
因為那就只是很平常地做重點筆記、下小標這樣而已啊XDDD
ㄟ這麼說來,還真該感謝在大學所受的那些狂讀 paper 做摘要的訓練 yay 


後來他跟我談到薪資。
人生第一次被問到預期待遇、第一次開期望待遇,真是有夠刺激XDD(好菜啊)
我大膽地開了一個比出版業新人一般起薪還高 2k~3k 的薪水(但心裡想的其實是 +4K~6K,可是又覺得要表現得不卑不亢XDDD),只見他在我的履歷旁寫下了那個數字,還圈起來,媽啊我心兒砰砰跳! (緊張個毛)

最後人資就說好那差不多這樣,還很客氣地送我到電梯。
整個過程我沒有什麼被面試的實感,很明顯的工具書出版社較以能力論人,一切 depends on 那份筆試的結果。我當時只覺得,噢幹筆試我寫很爛啊,忘記了一些很簡單的單字(懊惱),不覺得有啥希望。



結果隔天早上就接到 A 出版社的錄取通知電話了XDDDDD
這是我人生第一個接到的正式 offer,實在是別具意義!!!

但我跟人資要正式 email offer,他說他們不來這套,讓我覺得很不放心ㄏ。

不過那天下午我還要去另一家出版社面試,於是就跟 A 說下周再給他們答覆,另一方面也是我對自己在工具書出版這塊的興趣存有懷疑。
至於薪水,他們就真的給我我開的那樣,這點倒是蠻令我意外的。(早知道開更高

 

 


2. 出版社 小說部門 B

進去面試前,我就知道自己對於這個部門的出版物其實沒有熱愛,頂多就是可以接受,面試前才去書局嗑了三本權充準備。但部門總編(也就是我的面試者)打電話邀我去面試、和我小聊了一下後,不知怎麼我覺得他是一個很親切、讓我很想認識的人,加上 B 整體的福利和體制比較健全,我就還是小抱著期望去面試了。


筆試 3hrs
題目只有稿子校潤和文案撰寫而已。
文案部分總編問我看過他們家哪些書,他就從中挑了兩本、附帶一本我沒看過的給我,要我選一本來寫。
總編給我的筆試時間是兩個半到三小時,但後來我在文案題卡關,一本書的文案足足寫了一小時。只能說,雖然我已經挑了我看過的書來寫,但對於整體故事掌握度還不足,沒辦法有效率地寫出精準的文案。


但印象最深刻的果然還是校稿。
在這邊請容許我大吼:天啊校稿真是校到我快吐,作者文筆真的很、爛!!!(崩潰)  
那大約是兩千多字、五張 A4 的小說稿,字數不多、劇情不複雜,卻讓我改了快兩小時……
到底為什麼可以有這麼多錯字、漏字、語句不順、文法詭異、敘述不合邏輯的地方啊???

這個作者好像講話常常斷片,講著講著句子的受詞就消失了(可怕)
還有這種:「那物體從天花板墜落至地、在桌上蠕動」……請問到底是在桌上還地上? 
或是一連串的動作敘述在作者腦海展現鮮明,按照 ABCDE 的順序來,但在他筆下就會直接變成從 A→E,請問??這樣讀者哪知道人物做了什麼動作?啊不就還好校稿的人發揮想像力和推理力把 BCD 找回來 

總之,像這樣的荒謬光景在那五張紙上層出不窮,我真的看了心好累 
一開始還以為這是總編故意把稿改爛、增加錯誤才給我潤的,後來面試時我跟總編確認這點,他苦笑著跟我說:「這就是作者本人寫的……每天都在校這些,妳懂我的工作痛苦來源了吧…… 」 



不過很開心的是,面試與總編相談甚歡,我還拿我出的同人本給他看XDDDDD
我們在總經理辦公室大聊BL、舞台劇、社團經驗、旅行等等,我盡可能清楚、有條理地陳述自己的觀點和見解,因為文字工作者總是在意這個嘛。
但與其說這是場面試,我倒覺得比較像在閒聊,不知不覺地就跟總編分享了很多深層的價值觀點,聊了 1.5 小時的收穫實在太多!
 

很特別的是,總編問的問題都不是制式的「面試題」,並非一道一道題目地想考驗我,而是真心地想從問題了解我這個人的特質。

比如我和他提到,我無法同理某個角色的悲傷和行為動機,他聽了便一層層帶我分析原因、告訴我當一個編輯面對自己不完全認同的角色時該有的心態調適。接著,他突然問我是不是人生中沒經歷過什麼大挫折(基於我的學經歷來說),他說畢竟有些痛苦是要經過一定人生的磨練、長到一定年紀才能懂的。
後來聊到一個程度,他才追加問我有沒有遇過什麼具體的挫折。這種問題面試官常問,但總編是第一個有脈絡地問我的人,不會給我有「為問而問」的感覺,即使我給的答覆誠實到非典型,他也沒有責難的意思。


另外,總編還跟我分享了非常非常多編輯這個工作的特質、應秉持的態度和個人經驗談。
印象最深刻的是,他提及編輯一職不是只要面對文字,面對人也有很多細節要處理,對讀者、作者、市場都充滿了與人互動的學問。
後來我也反問了一些具體的工作情況,例如 a day as an editor 之類的。整個聽下來彷彿在聽編輯分享會,戳破了我對這個職業的想像,卻也讓我對編輯一職有更深入的了解、更加躍躍欲試。

總編給我的感覺跟一般面試者很不一樣,過程中絲毫沒有上對下的氛圍,就只是一個前輩很尊重我、態度平等地在跟我談人生和價值觀、分享這個職業的一切。我覺得好舒坦快樂噢,獲益良多!
光這次面試就讓我對這個主管印象分數直升了,會讓我不由自主地覺得,好想在總編底下工作噢噢噢~


總編在面試過程中大概講了三到四次「我其實真的蠻喜歡妳的」,對於我的校稿也表示文字掌握度好、有系統有邏輯。
(天ㄚ我從來就不覺得自己是很有邏輯的人欸,這兩天的面試者在這方面給了我信心!真是感謝
不過他前面說到的某些編輯特質,其實和我當下所展現出來的是有一點點衝突的(但他的語氣比較像心靈導師的輔導語調XD),我本來真的很怕他是在變相打槍我嗚嗚,不過還好後來他還是一直說喜歡我。


最後談及薪資,他還問我如果他們開的比另一家低怎麼辦,我一咬牙說還是會想來XDD(不然咧)
因為喜歡這個出版社,更重要的是相較於工具書、更喜歡小說相關的編輯工作。但還是誠實地說希望薪水能達到某個數字,以維持我的基本生活所需XDDD
有跟總編談到 A 出版社通知我錄取了,但我比較想來 B 這裡,希望下周三前有個確切答覆。總編也馬上跟他老闆(也就是總經理)確認,要我下周二來跟總經理複試。



其實在第一次面試的時候,就感覺得出來總編給我的肯定,於是猜想著第二次面試應該只是個形式吧XD
果然,周二的面試,總經理只跟我聊了 15 分鐘。(笑)
他要我簡單自介、說說未來的規劃之類的,然後一樣用老前輩的語氣跟我分享公司規劃給新手編輯的 learning path,後來就直接 call 總編,跟我說「好囉~去跟你們總編談報到詳情吧,歡迎你!」

整體過程也蠻像在聊天的哈哈,很開心。
甚至我稍早在等總經理來的時候,總編怕我無聊,直接要我去架上挑一本書,叫我把辦公室當租書店就好XDDDD

現在回想起來,我對求職中的面試好像都沒什麼懼怕或緊張感。畢竟有多少份量就能展現多少,剩下的就只是看自己的能力有沒有達到公司要求、甚至投不投緣而已。(攤手)
像 B 這家出版社,當初徵才廣告上寫的其實是希望求職者能有一年相關經驗,但最後還是錄取了我這個菜鳥哈哈,我想有很大一部份或許是總編在面試我的過程中,覺得很投緣開心吧 (自己說XDDD)

曾經看過這麼一個說法是,徵才/求職的時候,工作能力固然重要,但另一個考量的點是,HR和面試者都要觀察對方、乃至於整個辦公室同事,是不是和自己合得來的夥伴。工作夥伴的契合度和職場氛圍也是很重要的溜!


後來總編就帶我去會議室談確切薪資和報到日期,相關福利我也趁此一併問個清清楚楚,沒有日前在 A 出版社那樣畏縮,因為朋友提醒了我這是我的權益。

最後試用期的薪資果然還是比預期的低,之後視情況調整。但算了(頹),我還是想進這間公司、跟著這位總編學東西啊!兩次面試他們都給我很好的印象,就我觀察辦公室氣氛也還不錯,感覺應該是個不錯的工作場域。

喔而且,公司離我家只要搭 10 分鐘的捷運,耶 



離開公司前,總編讓我帶了大概七本書回家,說這些是以後我會漸漸接觸到的作者們,要我可以在這段時間先看一下他們的文筆風格。

總編還偷偷爆卦,跟我說了上次我筆試校潤的那篇稿子出自哪位作家,oh my lord 我真的倒吸了一口氣XDDDDDD
難以置信那位暢銷作家的初稿竟然是如此……原始?!(喂)
看來我以後要面對的,都是小說最 raw 最不堪的一面了……

 


 


後記:

我知道出版業很苦、很低薪、很悲涼,全世界都這麼警告勸戒著,但我還是想做。
我喜歡寫作、喜歡和文字相關的一切,卻不想當作家 a.k.a. 書本的親生爸媽,只想成為出版物的 fairy godmother a.k.a. 編輯,哈哈哈。大概是從大二左右開始吧,就一直很確定自己想成為一位編輯了。

我向來都是個知道自己喜歡、擅長、想要做什麼的人,聽了再多編輯學長姊分享,知道他們有多深陷於水深火熱後,我還是想試試看。對,就是這麼固執、這麼義無反顧地想在文字產業投注心力和青春,畢竟對於剛從大學畢業的我來說,「編輯」是我唯一聽了會覺得有興趣、眼睛一亮的工作啊。

與其說是想在出版業闖出什麼名堂,不如說我只是一張白紙,想學習和了解這產業生態的欲望遠大於實際的目標和理想。說穿了我就只是想知道,編輯這職業到底在做啥、到底跟我想像和認知的有多少差異,想親自用自己的能力和經驗去理解罷了。

嘛、這工作辛苦又廉價,搞不好三年、五年後我就會看破紅塵(?),回去考高考當公務員囉哈哈哈哈 

趁目前還沒有太多經濟壓力的包袱,趁還年輕可以在犯錯和嘗試中學習、玻璃心還沒碎一地之前,看能在這領域帶點什麼東西走吧。
畢竟我這麼固執,不讓我親自走一遭、當一回編輯,我是不會心服口服地去當公務員ㄉXD

 

我一直記得,上周二面試後,我在走出公司大樓時傳訊息給摯友說我 got the offer 了,她秒回傳的答覆:

——「哇,妳真的成為了一位編輯耶。」
 

是在那個當下我才發覺,對耶,我是一位編輯了。
我真的成為了自己在過去四年半大學生活裡、心目中一直想成為的那樣的角色了。

這也可以算是某種程度的 dream coming true 吧。世界上有多少人在大學畢業後還是感到一片迷惘,這樣看下來自己好像也是個幸運幸福的人,雖然只是個小小的菜鳥編輯。

那成為了自己想成為的角色之後呢?
雖然這個角色比以前的我更好或更糟,根本無從判定,我甚至連這角色手中的劇本寫什麼都不知道。但接下了這個職位,就要走上舞台呀。
好想在舞台上適得其所、發揮所長,然後看看台下的風景是否真如自己所想像的那樣啊。



嗯,希望我下周上工順利!好想學新的東西!!!期待又緊張~~~ 
希望不要被慘電,希望辦公室的大家很好相處,希望自己不要被作者的稿給氣死。
希望我不要當了一周的編輯後就絕望崩潰、上臉書發文勸戒學弟妹不要走這條路XDDD



(3/24後記:結果還真如我所料,做了一個禮拜後我就決定要去考公務員……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Playground NO.9

Betty / 樂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蝴蝶
  • 陳編輯 以後要多多跟我分享阿XD
    霹靂
  • 煩死哈哈哈哈哈哈我要笑瘋,不要再霹靂了XDDDDDDDDDD

    Betty / 樂魚 於 2018/03/18 21:50 回覆